任航纪念展《无须之美》: 留住生命最青春、最真实的时刻

黑奢(黑卡)人物   摄影师

今年2月著名新锐摄影师任航的离去,让太多人震惊和叹息。

7月8日至8月26日,现代传播集团Modern Art Base现代艺术基地携手金杜艺术中心,

推出艺术家任航去世后的首次纪念个展《无须之美》。


 “无须”具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意义是:没有胡须,意指尚未长出胡须的美少年。

古希腊美学崇尚人体之美,未长出胡须的少年身体又被认为是人体美中之最。

第二层意义是:没有必要,意指这种美在我们此时此地的语境中是非必须的、

不必然的,超出传统社会规范和日常审美体验的。但正是这种“无须”和“不寻常”,

才会让我们离开习以为常的经验,看见潜藏之处的神秘风景。

任航纪念展《无须之美》中了呈现艺术家的19件珍贵作品。这19件作品中的无须少年,在任航的镜头前呈现出生命最初最美的身体,

也留下了他们最青春、最真实的时刻。任航的创作以裸体为主,不仅因为裸体能展现人体之美,也因为他认为裸体是人类最脆弱、最真实的状态。

任航说:“身体就是身体,如果附加了其他,就变成另外一种东西了。我在拍照的时候不会去在意性别,男女对我而言没有太大区别。

”这种对身体的观看方式抛却了种种社会话语的束缚,使得那些坦然赤裸的少年有了自然又自在的美感。

任航作品中的少年身体还常被放置在荒幽的自然中,似乎就是树花犬马本身;而他们在室内一堵白墙前组成几何构图时,

似乎又是一段笔迹、一件工艺品。再细细看去,每个年轻的身体上仍有欲望的酸辛,人性的表达,

情绪的痕迹……因为“少年”身体的迷人之处,就在于这个年纪中,他们生涩,

却散发着人类生命最初的气息以及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而任航本人虽然永远离开了我们,他的创作却停留在艺术生涯中充满悸动的时刻,作品也永远保留着少年般的青涩和漫溢的好奇心,

持久地呼唤我们凝视的目光。本次展览呈现出的作品均为任航亲自指导印制的原件,并且是印制的最后一版从此不再版。

希望藉由展览追思任航与他在当代摄影史上留下的痕迹,并邀请关注任航的各界朋友近距离地欣赏他的作品。

Q=iWeekly

A=任航纪念展《无须之美》策展人张宇凌&Tim Crowley

Q: 这次的任航纪念展为什么会选择“无须之美”这样一个主题?

张宇凌:这个展览原来在北京已经发生过,当时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我自己是学艺术史的,了解在古希腊,美的最高标准实际上

是没有长出胡须的少年。但在经过社会、经济以及历史的变迁之后,特别是在东方文化和社会环境下,如若有特定的性别

和政治语境的话,其实我们已经很难把男性的身体作为一个审美的对象。反之,女性的身体总是审美的对象。

我们有很多收藏家会觉得我放一个女士的裸体像作为艺术品来欣赏没有问题,但是放一个男士的就会有问题。

而这些已经成为常识的成见就是我当时想提问的问题。

Q:任航的作品总是不乏讨论与争议,有的人会很喜欢,而不习惯的人很不能接受,你们如何看待普通观众对他的作品的理解?

Tim Crowley:我认为他的作品的内容满足了一部分人。但要使所有人都明白他想表达的,这是很困难的。但我认为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事实,

就是大家都会被他的画面所吸引。这些作品都是十分直接的,最重要的关键词是真实。正因为它们是真实和直接的,所以你也会看到人们对这些作品最真实的反应。

张宇凌:这其实是关于艺术的功能的问题。艺术是不是都让我们从日常感受上觉得很舒服,或者觉得很自然。或许艺术有这个功能,

但是就我个人来说,艺术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在日常环境去受到一点刺激,来思考那个环境,思考所谓的normal是不是我们本应接受的,

或者本来就是所谓正常的东西。这是当代艺术很大的一个功能。当然它也有美化、装饰的功能,但它肯定不只是为了让你觉得日常和正常,

而是作为一个提问的工具。你应该对它有反应,不管是刺激性的反应还是什么反应,不管这个反应可能是正面还是负面的,这总比让你毫

无感觉要好。

Q: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人作为拍摄对象在不同的环境中,有在自然中,旁边有植物、动物,也有出现他人的手,如何看待身体与周围这些环境的关系?

Tim Crowley:画面中的自然环境体现了任航非常好地理解了我们作为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所以在大自然中保持裸体,我认为这是一件看起来很自然的事情。

张宇凌:Animal 是比较原始的,是自创世纪以来就和人类平等共在的一些元素。至于他人,他反映的是他的那一代人,这些朋友们爱待在一起、度过的青春时光。

Q:任航的创作也对当下一代青年人以及青年文化带来一定的影响,你们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Tim Crowley:我认为,可能作为摄影师他没有很明显的影响。因为他的创作是很坚定的,风格是十分强大的,其他摄影师很难借鉴他的做法,

因为别人会说这就是任航的感觉。但可能他工作的方式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它是自然的并且非常直接也非常真实。他没有逃避很多话题,

只要有摄影的想法,他就会去做。在视觉上他的创作很难起到多么大的影响,但是他的生活方式是具有影响力的。


张宇凌:我觉得他对青年文化或者是每个人都有的影响,就是honest。你面对你的身体,性,还有你本身。因为他喜欢拍裸体,裸体很真实,

这种面对真实的勇气不仅是很多艺术家缺少的,也是当下很多青年人缺少的。这对每个人都会有影响,因为你做任何事情的第一步都是来做

一个诚实的创作,就像任航是在做一个诚实的艺术家。


《无须之美》:任航纪念展

时间:7月8日–8月26日 周三至周日11:00–19:00

地点:上海市黄浦区建国中路10号八号桥现代艺术基地Modern Art Base


采访、撰文—Sandra

图片提供—Modern Art Base

录音整理—Morina


本文源于:iweekz周末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