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扶持中国设计师,买手制百货连卡佛的成功秘诀还有哪些?

【黑奢(黑卡)奢侈品 设计先锋】发迹于香港,于中国奢侈品行业的剧变时代抢占先机,在北京、上海与成都三地开店—连卡佛在中国市场经久不衰的背后,其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刘玉英(Irene Lau)功不可没。中国奢侈品零售行业瞬息万变,随着中国独立设计师开始崭露头角,Irene Lau及背后的团队开始关注并扶持这批年轻力量,并为他们量身打造发声平台。在他们看来,机遇和可能性存在于每一个角落,抢占先机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若想保持活力,买手团队必须对潮流趋势和消费者需求永远保持敏感,而非以行业优越者自居。



连卡佛中华区副总裁的刘玉英


MW:你的工作经历是从连卡佛门店经理开始的,当时的工作情景是怎么样,负责哪个部门?

IL:我当时是部门销售经理,主要管理30多人,对这份工作很有兴趣。十年前我们开始在中国内地开店,第一家开在北京,四年前在上海开店,然后三年前在成都开店,然后慢慢将重心从香港移到中国内地。


MW:现在的消费者不再渴望大的logo,反而是小众的、设计感强的产品。消费者的意识正在发生怎样的改变?

IL:消费者的意识的确正在发生改变。所以现在我们不仅引进顶级的设计师品牌,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买手团队会去不同的秀场和showroom找一些小众设计师品牌。很多小众设计师都是从连卡佛成长起来,然后他们才开始开自己的专门店,受很多客人的欢迎。所以我觉得我们的买手团队是行业当中的顶尖,因为他们从每一个角落寻找可能性。

连卡佛上海店铺陈列


MW:你认为买手团队的“专业”是从何而得?

IL:买手的专业来自眼光。每一个品牌的引进一定要通过品质的考验。不是说一定要潮牌,但一定要是客人会喜欢的品牌,所以他们一半非常有眼光,另一半又很有商业头脑。每一年买手团队去买货都会带上我们的个人形象团队。因为个人形象团队与客人的关系非常密切,知道每个客人的需求是什么。我们在内地有三个不同的状况,尺寸配货也不同,比如说成都小尺寸的配货一定要多一点,上海的客人们身材较瘦,北京是个子比较高大的。所以我们也会根据不同的城市,其次是分不同的品牌进货。


MW:你是否觉得消费者的口味越来越复杂而难以察觉?

IL:我只能说消费者是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懂得买东西。这不是金额或者是什么品牌来决定,客人来到连卡佛也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设计师品牌,最主要的是连卡佛的品牌效应。


连卡佛线上店铺和陈列橱窗


MW:现在国内的零售行业已然进行到了一个充满挑战,甚至需要有所摒弃的新阶段。过往的百货零售经验,如何应对现如今势头愈加猛烈的线上消费环境?

IL:我们从很早便意识到未来5年到10年一定是线上消费的主场。但这不代表实体零售环境就失去吸引力。当你去三个城市的连卡现在他们宁可把去店里购物当作精神体验,而不需要我们去告诉他什么是新品、多少钱,这种方式已经“落后”了。当你去三个城市的连卡佛门店里逛一圈,你还是会以最直观的方式发现有吸引力的商品。而且我们也有连卡佛的官网配合,我希望消费者从网上看到什么想买的单品,然后回到门店里,或者看中店里的商品,然后趁还没抉择的间隙在线上下单,从而做到两相联动。


MW:怎样考量一个设计师的优秀和成熟程度?

IL:品质和品位是很重要的,我们去挖掘一些新的设计师也是用这个两种方向去定位。产品的优势在哪里,它的品质是什么,它的品位是什么,这个很重要。而且客人的消费方式变化很大,现在他们宁可把去店里购物当作精神体验,而不需要我们去告诉他什么是新品、多少钱,这种方式已经“落后”了。现在更加需要一种精神上的沟通。另一方面,为什么我们要帮助中国自己的设计师品牌?因为连卡佛希望可以提供一个舞台,让这些设计师有更多机会可以跟客人接触,因为他们的设计理念很强,但想象到现实可能有很大的差异。我们也会举办很多的不同的活动,让那些客人可以跟那些设计师近距离交流,设计师就可以做出适时调整。


Comme Moi 衬衫拼接连衣裙


SHUSHU/TONG 不对称格纹半裙


MW:你怎么看待这一代一代成长起来的设计师?

IL:从连卡佛诞生的时候,我们就引进了Helen Lee、Ms Min,以及Chictopia,这三个品牌都是在中国有一定的知名度并走进国际了。Ms Min现在已经是很国际化的品牌。COMME MOI吕燕也一直进步,还有我们去年的创意集结号也招聘了一批新锐的设计师,比如Angel Chen。我们会陆陆续续地看好并引进我们觉得有潜力的设计师,让设计师与客人可以有多方面的接触。Xiao Li、XU ZHI都跟我们联手做了很多的胶囊系列。


本文来源于【iWeekly周末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