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歧视胖子:职场没有政治正确,干不了就滚蛋!

【黑奢(黑卡)奢侈品 品牌资讯】前几天,小编的社交网络又被LV刷了屏。


不是因为新品发布,也不是因为限量版包包多难抢。


而是因为一件关于歧视胖子的丑闻。

20岁的丹麦模特Ulrikke Høyer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篇文章「LV觉得我太胖」,配上骨瘦如柴的内衣照,迅速获得超过6万多个点赞和4300多条的评论。


LV自然被推到了枪口。


Ulrikke Høyer在文中表示,在刚刚结束的 LV 2018早春度假系列时装秀中,秀场导演Ashley Brokaw嫌她胖,要求她在秀前24个小时只能喝水。


Ulrikke Høyer没想到,当她一切照做后,自己仍然在秀前被踢出走秀名单。

事发之后,涉嫌歧视胖模的Ashley Brokaw和家人甚至收到了死亡威胁。


但在Ashley Brokaw看来,自己比窦娥还冤:Ulrikke Høyer秀前最后一次试衣,已无法穿下两星期前她在巴黎试装时的服装,并且脸部浮肿,根本不能满足走秀要求。


在舆论压力下,Ashley Brokaw不得不向Ulrikke Høyer作出道歉并支付全额工资。但遗憾的是,仍然没人买账——


歧视「胖模」的LV依然成为人们的攻击对象,Ulrikke Høyer反倒成为勇敢揭露模特行业黑暗一面的英雄。


实在太!傻!逼!了!


这明明就是一个毫无职业精神的女孩,占领道德高地博取同情的故事。



想象一下,如果LV因为其中一个模特没有完全展示好服装,导致这场秀出现瑕疵,这个顶级奢侈品的老脸往哪搁?


第二天,诸如「LV聘请不专业模特」、「LV新品发布丑态百出」、「LV设计款式大不如前」等主题的稿件就会席卷全球。LV整个团队事前全部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比如说这次事件受攻击的核心人物:秀场导演Ashley Brokaw。身为时装秀的幕后推手,只有她有资格在秀场上指点江山,平日趾高气扬的设计师也要乖乖听他安排。

不仅要负责所有模特的挑选、走台,定妆照,还要为整场秀的灯光音乐拍板。从秀开场到结束,她都要全程把控,监督整个活动的顺利进行。


除此之外,秀场导演最繁琐的工作就是与客户做好沟通。时装圈有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客户对于时装秀场所能表达的东西永远期待过高。


所以,与客户「建议,否定,再建议,再否定」的拉锯战,往往是秀导在前期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


在满足各方面的要求下,还要呈现出一场世界顶级的走秀,可以想象导演的压力有多大。在一场秀开始前一两周,秀场导演几乎全是通宵达旦,没空合眼。

要知道,坚持女权主义的Chanel选择模特时,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去性特征化」,目的是为女性争取更多自由和权利——


换句话说,Chanel的女模特必须平胸。


大胸超模在Chanel面前全部不吃香,为啥就没人说「Chanel歧视大胸姑娘」?

老佛爷和Chanel御用平胸超模Cara


但如果你想当个维密模特,平胸又完蛋了。人家一个做内衣的,平胸压根撑都撑不起来,我用你不就是砸招牌?


维密甚至规定了模特的身高、体重、三围,难道还要批判一下「维密歧视平胸姑娘」?

是的,这些对模特的要求的确极为严苛,但说白了,无非是职业标配硬件。


就好像程序员要会写代码,歌手要懂乐理,公关要懂得和人打交道,每个职业都有自身的硬性需求。


做不到,你或者转行,或者滚蛋。


但凡身在职场,就必须遵守一条铁打不动的规则——


满足职位要求的人留下,不满足要求的人滚蛋。


换任何一家公司,面对违反规定的员工,都会做出与LV相同的决定。


对LV这些大牌来说,他们歧视的根本不是胖子。他们歧视不合要求的一切。

从另一方面来说,「因为我胖,所以被歧视」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只要自身符合行业标准,别人就不会带着歧视眼光看待你。


继续拿模特行业来说,除了标准的模特,还有各种各样不同常人的存在。这些曾被歧视的人,照样在秀场上过得很好。

曾经争议无数的「男妓」超模Aiden Shaw


Tess Munster,是英国Milk Model Management模特公司旗下著名的大码模特。


这位身高不到一米七的姑娘,体重却有120公斤,完完全全颠覆了时尚圈「瘦即是美」的观念。


但因为她很明确混大码模特圈,体重反而成为她的优势。

无独有偶,来自美国密西西比的Tess Holliday,在2015年被Vogue时尚杂志聘请为专业特别模特。


这个身高只有165cm的姑娘,体重也达到130kg。


毫无疑问,她们满足不了主流时尚圈的要求,但谁又有资格歧视她?

来自俄罗斯的 Nastya Kumarova,是个白化病患者,从小受尽歧视。


为了勇敢站出来展示自己不同之处,她努力成为一名模特。


因为外貌稚嫩且空灵,像仙女一般,各大少女品牌都向她抛出橄榄枝。

同是白化病患者的美国黑人男模Shaun Ross,也是时尚圈的掌中宝。


各类风格独特的时装大牌,都非常热衷找他走秀和拍摄Lookbook。

最令人敬佩的,还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姑娘Madeline Stuart,她患有唐氏综合症,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唐氏综合症的职业模特。


为了完成自己职业模特的梦想,她成功减掉18公斤,成为上一年纽约时装周上最惊艳的模特。


对她来说,歧视就是个屁。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不仅是时尚行业的铁律,更是世界运行至今最根本的原则。



说回被LV歧视的胖模Ulrikke Høye。


大部分人在达不到既定要求时,总会给自己找借口,比如「我被淘汰,只是因为他们歧视我胖」。


这种心态,其实在很多人身上都存在——


上学时骂学校,今天嫌制度太严,明天骂题目太难,后台发个微博嫌弃老师教的太烂。


上班后就骂公司,今天怪领导分工不合理,明天嫌同事,后台跟朋友吐槽天天加班。


就算找对象,被姑娘拒绝,只会嫌姑娘太物质、只会看脸。


总而言之,全世界谁都不公平,谁都势利眼。


就自己最苦,最冤,最可怜。

他们不懂,每个能做出成绩的人,遇到问题第一步都是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达不到别人的职业要求,自然活该被淘汰。用道德去绑架商业,与绿茶婊没什么区别。


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就是为自己的平庸找借口。


本文来源于【杜绍斐】